美育风采
文学社作品展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学社作品展 
树根——王晓芙
发布时间:2016-12-30 14:44:36

树根

初三(4)  王晓芙



谨以此文献给我亲爱的奶奶,愿您杖朝履春秋永,钓渭丝愿您杖朝步履春秋永,钓渭丝纶日月长。——题记

我家院里有一棵洋槐树,很老、很大。遒劲的枝干向着四周,向着有阳光的地方拼命伸展,直长到三楼楼梯,将通往阳台的路都尽数挡了去。如果你仔细看,会发现那些叶子是渐变的,最上面、最接近阳光的那片是嫩绿色的,绿莹最上面、最接近阳光的那片是嫩绿色的,绿莹莹得仿佛碰一下便会滴出水来;再往下一些,是翠绿色的,果然,看起来比上面的一层要成熟、安稳;再往下,是黛绿的,来得比上面的更厚重、沉默。它们领受着阳光的普照和雨水的洗礼,在那枝丫上自由欢快地抽芽、生长,而两合抱的树干就在下面默默地支撑着一切,为叶子输送营养,以供它们生存。

   从我上幼儿园大班开始,一直到小学五年级,我的奶奶就天天接送我上下学。接我放学以后就把我送到她开的一个小商店里, 打烊后再和我一起走回家。

   小店离家很近,可在那时,我却认为很远很远。每天放学都背着重重的书包,千万般不愿地跟在奶奶身后。奶奶时常会拎着满满一布袋的菜,走在前面,身子一晃一晃的。她腿不好,走路慢,在我稍微大一点时,便开始走的很快,将她远远地落在后面,然后站在家门口,等着她从后面赶过来开门。有时候等的时间长了,还会生气,抱怨她走得太慢。奶奶总是不说什么,只是微喘着气,将布袋子靠在墙边,从裤兜里掏出钥匙串,低头用花了的眼睛仔细翻找开门的钥匙。我曾想过要替她开门,但也终究只是停留在想。最近去图书馆,妈妈说要来接我,但她又临时有事,说要我自己坐车回去。当时已经六点多了,图书馆早已关门,我坐在旁边的书吧里,望着玻璃窗外已黑的天空,无奈只得背起书包自行回去。路过店里,见门还开着,便走了进去。奶奶看见我说要再让我等会,想来反正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,便进了里间拿出手机以消磨时光。十几分钟后,奶奶进来说可以走了,我支吾着想再玩一会,可奶奶最终还是说服了我。摘掉耳机,帮着关了店门,这门由原来的木门变成了卷帘门,可唯一不变的还是奶奶手中的布袋子。我本背着包和奶奶并肩走,但还没几步便走到了她的前面,看着她手拎袋子慢慢的走着,便上前去从她手里拿着,本以为会像小时候一样重,但这回似乎是我想错了。奶奶还在旁一直问“重不重,重不重”、“还是给我提吧”这类的话,在她看来,这袋东西确实不轻,真不知是她老了还是我长大了。拐到那个带有坡度的小巷口,不禁又让我想到以前的种种,很小时候因为不想上坡而故意走的非常慢,因此和奶奶拉了很大一段距离,当时看着她的背影,感觉她走的好快,然后只得加紧脚步跟上去。而现在,依然按照之前奶奶的速度走,可她还是落在了后面,难道又是我走快了?须臾才想明白——哦,是奶奶走的慢了。我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那个离我还有十米左右的她,心里没有了幼年时的气愤,倒平添了几丝惆怅。路边的灯光照在她的头发上,现在我才发现,她头上的白发又多了。就这么站着,直到她超我几步,才小步的跟着走。奶奶因为腿疼而一踱一踱的走着,很慢,很慢,就如以前的我。她在前面一摇一晃地走着,我在后面一步一步地跟着,抬头望着奶奶已弯曲了的背——那是驮起了多少岁月的背啊。时隔数年,再次经历这幅场景,果然,时间是会改变一些东西的,就像酿酒,酿造出了不一样的味道。

   如今我已渐渐长大,不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。当年的小叶芽,正在向着那个充满阳光、雨露的树梢伸展,并且那个小叶芽永远也不会忘记,不会忘记那个一直供她成长的老树根!